陸挽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房間里燈沒有亮,家里的另一個人還沒有回來。

          距離兩個人訂婚已經過去了六年了。

          當初陳念卿說服了陸不渝同意訂婚。

          那場訂婚宴是陸津野操辦的,聲勢浩大。

          陸津野說了,陸家姑娘的訂婚宴就必須有排場。

          陸挽和陳念卿倒是想低調,不過他們很佛系,只要長輩開心就行。

          難得的是,那天陸不渝居然沒有臭臉,只是打扮的太招搖,又是明星,如果不是新郎眉目如畫,怕是被比了下去。

          陸挽放下東西去洗澡。

          等她從衛生間出來,就看到站在玄關換鞋的未婚夫。

          陳念卿掛好外套,邊走過來邊說:“今天怎么樣。”

          “還算順利。”話音一頓,陸挽又問:“我送到你醫院的那個女人,情況還好嗎?”

          陳念卿:“五個小時手術,下手太狠了,病人脾臟受損,小腸破裂切除了4厘米,后期恢復需要一段時間。”

          陸挽皺了下眉,她知道可能會嚴重,但是沒料到是這種狀況。

          聽起來,那個女人幾乎去了半條命。

          脾臟破裂該多疼啊,難怪當時臉上慘白,嘴唇都咬破了。

          那個女人從家里逃出來,跑到律師事務所說要離婚,原因是丈夫家暴。

          女人夫家非常厲害,之前已經輸過一次官司了,法院說不能判定感情完全破裂。

          害怕惹上麻煩,也沒律師敢管,最后陸挽接了。

          當時知道有人愿意當自己律師,女人精神松懈就暈了過去。

          也是個可憐的人。

          陸挽當律師這兩年,接受過不少條件困難的委托人。

          也不是第一次把受傷的委托人送到陳念卿的醫院。

          她以前一直想著獨善其身就好,但現在有了能力,她覺得自己可以對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

          世界弱肉強食,別人覺得沒必要接這種案子,容易輸還很麻煩,沒有任何利益。

          但是陸挽想要讓委托人知道,哪怕法律不是絕對公平,哪怕輸了案子,這個世界上也有人站在對方的這邊發聲。

          沒有被這個世界拋棄。

          這點很重要。

          陸挽這么想,陳念卿也一樣。

          陳念卿討厭所有的暴力,作為醫生,他既堅韌又抱有同情心。

          剛開始當醫生的時候,小陳也會因為自己一直在好轉的病人,突然惡化去世而心情低潮很久。

          不管世界規則怎么樣,兩個人都會堅持自己認定的原則,想努力讓世界變得好一點。

          陸挽:“等著今年結束,明年可能我就不當律師了,我會去集團工作。”

          陳念卿把頭靠在對方肩膀上:“嗯。”

          陸挽大學專業選了律師,家里的長輩都很支持。

          陸津野說自己很年輕,能再干許多年,實在不行還有陸凜。

          再不行,還可以交給專業的團隊。

          所以陸挽做她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只要她開心,那自己也就開心了。

          陸挽的理想,是想做個好律師,直到去年的發生的事,讓她改變了想法。

          不過哪怕她不當律師,會繼續支持許多公益律師,或者有想法的同行。

          會資助律師事務所。

          ——

          早在很久以前,陸挽讓陸津野留心內鬼。

          這些年來,陸家一直發展順利。

          內鬼也得有利可圖,有把握,才會里應外合的去出賣陸家換取利益。

          所以一直也沒有露出馬腳。

          直到去年的金融危機,陸氏很多產業遭受重創,那位內鬼終于浮出水面,出手了。

          陸津野這些年對姜家和趙家打擊排擠,十分不客氣。

          陸氏出了大問題,兩家聯合,還找個其他人一起,勾結集體高層興風作浪,落井下石。

          最終還是陸津野更勝一籌。

          趙家破產,姜氏的財產也縮水一半,那位內鬼坐牢。

          趙佳寧對娘家早就心冷,在二十多年前,女兒丟的那天就恩斷義絕。

          到現在只剩下厭惡。

          從小到大的偏心和冷淡,讓她每次想起都很惡心。

          最后連著父親的葬禮也沒有出席。

          她擔心自己稍微露表現出憐憫,那兩個哥哥就會糾纏不休。

          他們做的事很無恥,也非常厚臉皮,必須警惕。

          趙家不需要她這個女兒,陸挽和陸不渝卻很需要母親,陸柏年也需她這個妻子。

          何況,陸津野對她這個弟媳不薄。

          這才是她的親人。

          陸家雖然平穩度過風波,但是陸挽再見到陸津野,卻看到對方老了許多。

          陸挽知道,大伯心里其實很希望她接手公司。也知道自己能順利的當律師,少不了陸家的庇護。

          所以,她也應該承擔起自己的責任,能夠保護自己在乎的人。

          最重要的事,公司遭遇危機的時候,發現自己無能為力,陸挽很內疚。

          她不想下次也這樣。

          陸挽看完最后一點文件,睡前習慣的拿起手機,檢查有沒有漏看的信息。

          然后,她看到了哈利發來的消息。

          哈利如今已經是很有名的設計師了,他學得是珠寶設計專業,半路改行去當服裝設計師,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品牌。

          他設計的衣服賣的相當不錯,也非常的貴。

          說起來,哈利現在這么賺錢,有一半是李澈功勞。

          當初在國外,李澈和哈利一起合伙成立的品牌,哈利負責設計,李澈負責營銷。

          沒想到一炮而紅。

          去年陸氏出問題,李澈也投了一大筆錢。

          這個家伙有錢的很,投資的產業回報率很高,所以手上非常多現金。

          不說遠的,李澈收購了以前工作的高級會所。

          目前全市最賺錢的兩個酒吧,也都是他的,這兩家酒吧,每天各自流水都上百萬。

          第一家酒吧的老板本來是陸凜。

          幾年前李澈幫了對方一個忙,作為答謝,陸凜以一個很公道的價錢,轉讓給對方的。

          李澈的人脈非常廣,當時剛好和陸凜想合作的企業老板認識。

          他在中間搭了線,促進了合作。

          轉讓的時候,酒吧還沒這么賺錢,李澈換了一批人,重新裝修后,日流水翻了三倍。

          陸凜只能干看著,后悔也沒有用了。

          第二家酒吧是李澈自己開的。

          這家伙簡直是做生意奇才,正行偏門兩手抓。

          哈利:陸總快來吃瓜!包甜不要錢!

          哈利:陸總我下個月回國,你要空出時間和我吃個飯!

          哈利今天帶來的瓜,是關于林念念。

          陸挽都快忘記這個名字了,猛然看到有些陌生,在大腦里搜索了幾秒才想起來。

          這是校園文的女主角……

          就在去年,林念念和于帥結婚了。

          于帥好歹在尚德中學讀了幾年書,有很多同學的微信號。

          他群發了結婚的請柬,很多人收到,想到好歹同學一場就去了。

          畢竟于帥在犯抽之前是班長,為人也十分熱心。

          直到林念念轉校后,于帥像變了個人,最后更是被林念念連累到轉學。

          好在高考發揮的不錯,于帥考了很好的大學,工作也不錯。

          眾人很震驚,真是萬萬也沒有想到,這兩位會結婚?

          對于林念念,大家不多做評價。

          后來參加婚禮的同學才知道,原來群發的請柬,不是于帥本人發的,而是林念念偷偷拿著對方手機發的。

          于帥不好意思通知以前老同學,林念念覺得這都是人脈,而且以前的同學很多都混得不錯。

          這才順走對方手機。

          兩個人是奉子成婚,林念念雖然穿著寬松的婚紗,但是肚子明顯是大了。

          至少懷孕六七個月。

          眾人都驚到了,林念念雖然挺漂亮的,但是也不到那種讓人神魂跌倒的地步。

          說真的,其實以于帥的條件,找到更漂亮的,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也許這就是愛吧。

          如果愛說得清楚,這個世界上就沒有那么多癡男怨女了。

          不過,這絕對不是‘舔到最后應有盡有’的例子。

          今天哈利要爆料的就是林念念肚子里的孩子,其實不是于帥的。

          于帥是自愿接盤,愿意和已經懷孕的林念念結婚。

          林念念和姜博洋分分合合幾年,孩子是誰的就不言而喻了。

          姜家元氣大傷,姜博洋被送出國,兩個人就分了手。

          男朋友離開后,林念念發現自己懷孕了。

          孩子需要一個父親,她找上了于帥。

          于帥愛慕對方多年,也就同意了,說會好好對她,對孩子也視如己出。

          兩個人舉行婚禮的三個月后,林念念生了個兒子。

          雖然有點離奇,但是只要當事人覺得幸福,也算大團圓結局了。

          這不今天又出了岔子。

          姜家大不如前,姜博洋這個無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豪門父母和頂流哥哥終于找到了我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久久小說網只為原作者西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西淅并收藏豪門父母和頂流哥哥終于找到了我最新章節

      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麻豆,97久久久人妻一区精品,AV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网站 百度 好搜 搜狗